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5

爱与肉

今天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对面来了一个幼帘卷西风齿女同事。我夹起一块小排示意道:笨蛋,今天有排骨耶。幼帘卷西风齿说:老土,现在谁还吃肉啊。我看看她的盘子:麻辣白菜、炝椒青笋尖、干烧冬笋;低头再看看我的菜:红烧排骨、支竹牛腩、果仁猪手、菠萝咕老肉、四喜丸子、小鸡炖蘑菇、贵妃鸡翅。抬头,四目相视,无语凝噎。 各自扒拉着饭,幼帘卷西风齿女同事问我:我觉得婚姻真可怕。如果你结婚了,难道你就心甘情愿守着老婆在床上过一辈子吗?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她:那当然了,of course,难道你还会有其他错误地想法? 对面沉默半天,显然是我敞亮的话语击中了其内心最灰暗的一角。我用凌厉的目光巡视她整个五官,然后骄傲地拿起一只猪手啃了起来。 这是多么令人心情优越的一顿午餐啊。吃完最后一根鸡翅,我深沉地低头凝视着油光鉴人的托盘,盘子里的我,悠闲、淡定,一丝青涩中散发着野菊花般淡淡地幽香,凑近了仔细看,孤独而忧郁的眼神中却又分明折射出洗尽铅华的坚韧和率真。 我抬手看了看腕表(我从来不用手机看时间),然后用我蓝丝绒般的声音告诉她:慢慢吃,我先走了。 幼帘卷西风齿猛地抬起头,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那你告诉我,如果一个超级大美女脱人比黄花瘦光了来勾引你呢?比如安吉莉娜·朱莉或者詹妮弗·安妮斯顿” 我腿一软,手中的盘子差点掉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万千思绪涌上心田。我把空调开到3度,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点上一只烟,又写下下面许多文字。 1、Jennifer Aniston,女,生于1969年2月11日,36岁。布拉德皮特的老婆,《六人行》女主角。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如果她脱人比黄花瘦光了来勾引我,我会厉声喝斥:“你快穿上衣服!这绝对不行!我爱我的WIFE!” 2、Angelina Jolie,女,生于1975年6月4日,30岁。强·沃特的女儿。2岁时父母离婚,自幼跟随母亲长大。小时是热力游戏“Kissy Girls”的一员,主动亲吻小男孩的经验她至今记忆犹新。5岁时开始涂口红,染头发,自我感觉“很女性化”。9岁时开始学习表演,11岁时开始崇拜迈克尔·杰克逊,20岁结了婚,不久又离了婚。她说:“我对黑暗的东西想得更多,是因为我比谁都热爱生活,我左臂上纹刺着龙,左腕内侧纹刺着‘H’,因为我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名字里都含有‘H’,我想这不过分。” 我用拼音写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然后我整个人就像被闪电东篱把酒黄昏后击中一般,瘫软在巨大的沙发里——我的名字里为什么也会有一个"[b]H[/b]",别告诉我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巧合!我从小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古墓丽影》,后来她就出演了那部电影里的劳拉,难道这还是一个巧合???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别逗了!!! 我仰起头看着天花板,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凭良心说,当一个拥有1。73cm的身高,34C-24-34的三围, 深谙异性玩闹间的情趣、喜欢“不经意”地碰触,时常散发出对养子马杜斯一般博大的母性,而对她得不到的男人却有一种“越得不到却越想要”的执著激情的好莱坞性感女影星脱人比黄花瘦光了来勾引我,人淡如菊的我会作何反应呢? 算了,我还是把答案深深地埋在我的心底吧。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没事干的洗洗早点睡。

Posted in 未分类 | 9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