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5

高智商

中午看《体坛周报》,说姚明的队友斯威夫特是个篮球智商很低的人。我躺在沙发上,对着篮球智商这个词暗笑了很久。这真是个很有意思的词,第一个把它造出来的人一定是个天才,起码语言智商应该很高吧。 我一直对自己的智商很好奇。从我复杂的内心活动来说,我觉得我应该不是个笨人。可是种种迹象似乎又在说明我并不聪明。比如我数学一直不行,物理和化学更差,幸亏高半夜凉初透考文理分科,不然我估计现在应该是某个工厂流水线上的一个工人。嗯,这么说有点吹牛,我当工人也不够格,因为我动手能力极差。 我动手能力差这件事很伤我自尊。比如2003年我去学开车,当时是非典时期,全国人民的心情都不太好。我和教练的心情就更差了。教练心情不好是因为不幸摊上了我这个笨学生,我心情不好是因为我经常察言观色,继而难过着教练的难过,悲伤着教练的悲伤。有一次我轰足了油门把车开上了坡,正高兴没有熄火,旁边一辆车的人伸出头来说:瞧这架势,你以为你在开飞机啊!教练一度想把我退回去,我只好警告他说:你要小心哦,想我当年也是国家辛辛苦苦培养的大学生啊。。。 前几年出现了情商这个词,一度重新唤起了我对生活的自信——原来哥们咱是情商高,哈哈哈,大笑三声。情商应该也算智商的一种吧?所以,收拾一番心情又把自己扒拉扒拉划进高智商人群里。 可是情商高有时候真的很麻烦。对于同一件事,情商低的人简单思考一下就行动了;我们情商高的人想得可就多了,又要审时度势,又要移行换位,不进入天人合一的忘我境界是很难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我的高情商主要表现在经常对一些事物进行终极关怀,并且为此而痛苦。比如前一阵子看小精子天天吃大闸蟹,我的心里可难受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螃蟹这样一种动物呢,每当想到它们在锅里被人活活煮死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家门口的保安,整天吊儿郎当的,业主们都很不满意。可是那天物业公司上门来征求意见,我拿起笔就写上了:很满意,希望保安们能更自信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后来邻居聚会讨论此事,他们都骂我是神经病,说我这样的人要是再多几个,保安们岂止是把这里当成家,简直是个个都把自己当成家长了。我很委屈,沉默不语,他们这些情商低的人真不懂我的心。 情商高真的很痛苦。很多事情一眼就看到底了,再也没有想象的空间。上大学时,我的情商还没发育成熟,经常偷偷出去买黄片儿,女主角一脱衣服我就僵硬了;现在我根本不爱看那些玩艺儿了,简直太无聊了。坦率地说,就目前的时局而言,再漂亮的两个半球加起来,对我的诱惑还不如一个足球来的大。足球多玄乎啊,国际米兰马上就要反超尤文图斯了。。。 情商高的人城府深。我在公司工作一度很进取,很快做到了千人之下,百人之上,按古代的行政编制,也算百夫长了。可是随着情商的发育成熟,我抬头向上仔细端详这千人,顿时泄气。这一千人,哪儿还能称为人啊,基本上都是人精了。用小精子的话来说,是吃屎都要抢屎尖儿的那一群。昨天开会,由我做报告。洋洋三十页的A4纸,我一字一句地念完。领佳节又重阳导们开始发言了,这个方向有问题,那个重点要加强,听得我直打哈欠。要是以前,我会拿着笔在本子上唰唰唰地记录,一边记一边还恰到好处地点着我的大脑袋。可是现在不同了,谁还不知道你们是谁啊?!你们发言的原因就在于你们必须发言。于是每当听到不耐烦时,我就拿起手机玩游戏,当然,一边玩一边仍然会恰到好处的点一点我的大脑袋——注意了,这就是高情商的精华所在。根据我多年混国企的经验,在领佳节又重阳导面前,最怕的就是唯唯诺诺,点头哈腰,领佳节又重阳导其实心里最瞧不起这样的人了。这样的软蛋,关键时刻根本靠不住。要想成为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心腹,那就要做到既能赴汤蹈火,又敢侍才放旷;有时召之即来,有时却信马由缰;领佳节又重阳导落魄时与之同睡草坑,领佳节又重阳导得意时我却安静地走开。。。总而言之,就是要处处散发出傲然独立的人格魅力,其精髓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不羁。这样就很容易给领佳节又重阳导留下一个特别的印象:此人!沙砾中的珍珠!本领佳节又重阳导!慧眼识珠的伯乐!人才!人才!收之!收之! 下班后我与小宝分享心得。小宝啊哈一声,拍拍我的肩膀说,这就是你8年办事员职业生涯的人生精华?其实我早就想劝你了,像你这种玩小QQ长大的人,根本不适合混职场。还情商高呢,基本上智力水平也就仅够维持自娱自乐的了。 我的心当即沉到了湖底,连路边的洒水车都难过得哭了。是的,当时就是这样。我是个很敏感的人,虽然喜欢自我批评,但很讨厌批评。小宝的话无疑伤害到了我。回家的路上,我开始对自己引以为豪的情商也产生怀疑,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虽然,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人生。 刷完牙洗完脸,我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昨天是《绝望主妇》开播的日子,虽然我早已看过碟子,但是,作为晚间肥皂剧频道的忠实追随者,自然不会错过再看一遍。对于央视把《绝望主妇》翻译成《疯狂主妇》,我是很不满的,绝望是多么深邃的一个词啊,非常符合我一贯的心境,疯狂就差了很多。 我喜欢《绝望主妇》是因为里面有一句我很喜欢的台词:每个男人都在平静的绝望中度过一生。 很多时候,女人的欲望本质上仅仅是一种虚荣,比如把房子车子当作一种美好生活的象征。事实上,没有这些你也可以生活得很美好,如果你真的热爱生活。可是,没有几个女人会相信我这套理论,因为,她们太喜欢房子车子了。。。 男人却不一样。男人的心中装着天下和心爱的女人。(咳咳,版权所有,《无极》、《英雄》或者《十面埋伏》续集盗用必究)可是,能征服天下的男人毕竟凤毛麟角,而征服女人无止境的虚荣比征服天下还要难。蛋,蛋是,就算是虚荣再不好,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还有什么好说的?所以,每个男人只好在不露声色中品尝着绝望的滋味,每个男人都在平静的绝望中度过一生。 想到这里,我拿起电话打给小宝:小宝,我邀请你明天先吃小肥羊,再去看《无极》好不好?电话那头,小宝激动地都要哭了:哥!太好了!太好了!。。。 放下电话,我的心情好转了很多。我虽然没有征服天下,也没有征服女人,可是,看来我征服一个小宝是绰绰有余了,而且据说还是一个号称M-ZONE人的小宝呢。智商不高咋地了?情商不高咋地了?没看到我笨得已经开始用钱解决问题了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财商? 算了,写得头疼,洗洗睡了。还是《绝望主妇》说得好:临睡之前每个人都在骗自己。

Posted in 未分类 | 7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