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6

看电影

晚饭后,在钱包里发现一张移动送的电影票兑换券。仔细一看,明天到期。二话不说,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摔到地毯上,爬起来披上我的阿玛尼外套,抓起[b]B[/b]O[b]T[/b]T[b]E[/b]G[b]A[/b]V[b]E[/b]N[b]E[/b]T[b]A[/b]摔门而去。目标:电影院。 电影院很快就到了。我先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瓶佳得乐。饮料,我只喝佳得乐。因为NBA那些两米多高的大汉都爱喝这个。结完账,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感觉自己身形暴涨三尺,实在是威风凛凛。 今天放的片子有《玩命快递2》、《阿司匹林》和《决战帝国》。我冷静思考了一下,玩命快递1我没看过,那么2也不能看;阿司匹林看起来像是爱情片,我一个人坐在一对对情侣中间,不太合适,不能看;那么好,就看决战帝国了。看了一下海报,决战帝国,让·雷诺主演,2005年全球最卖座法莫道不消魂国影片。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走进放映厅,我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俯视全场,发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是两个两个一起来的,真搞笑。电影开始了,整个电影院都黑了。坐在黑漆漆的座位上,我有点害怕了,我紧紧抓着佳得乐,目不转睛的瞪着大屏幕。 片子果然很恐怖。一开始,那个女的就失忆了,不仅失忆了,而且,有一天她去卫生间洗脸,一摸耳后根,天哪,居然有条伤疤,再仔细一观察才发现,天哪,她原来被换过脸了。她正害怕呢,说时迟那时快,她丈夫在外面开始砸门了,门砸啊砸啊,最后咣的一声被砸开了。但是那个女的却嗖的不见了,再一看,说时迟那时快,那个女的已经唰的跑到窗户外面,成了蜘蛛侠了。这个时候,那个男的突然嘣的掏出一把冲锋枪,说时迟那时快,开始对那个女的哔哔哔扫射了;大街上也突然冒出好几个全副武装的持枪分子,开始哗哗哗包围那女的。说时迟那时快,那女的啪的一个后仰,用后脑勺砰的砸碎了身后的铝合金中空落地玻璃,嘿的一声藏进了大楼里,冲锋枪哔哔哔发射出来的所有的子佳节又重阳弹都啊啊啊的铺了个空。说时迟那时快,很快那帮人就嘎嘎嘎发现了那个女的的身影,于是拿起冲锋枪开始哔哔哔扫射,但是,跟前面一摸一样,所有的子佳节又重阳弹都啊啊啊的扑空了。那个女的在枪淋弹雨里嗖嗖嗖地奔跑着,哇哇哇。。。 情节实在是太激烈了,我喝口水先。 好,接着讲。这时,前面突然的出现了一个卷帘门,确切地说,是一个缓缓降落的卷帘门。卷帘门眼看就要关闭了,这个女的眼看就要彻底被包围了,看到这里,我的心都要碎了,滚烫的泪水默默地顺着我俊俏的面颊缓缓地滑落下来。可是,奇迹出现了,在卷帘门离地面只剩下兰州拉面那么细的一条缝的时候,那个女的突然就像土拨鼠一样,跑了出去。她,突围了! 我激动的鼓了一下掌,但是却没有人响应。坐在我前面那一对情侣齐唰唰回头,那女的还瞪了我一眼。这让我很气愤。后来电影开始讲最恐怖的换脸的情节,我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躁动不已。因为我特别想伸出五指猛地拍一下我前面那个女的脸,特别想,特别特别想,特别特别特别想。可是众所周知,我是一个都市文化青年,我的素质使我无法做出这样一个在普通人看来无可厚非的举动,所以我只好忍着。后来我就再也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到电影上了。我一个人坐在电影院的最后一排,东看看,西看看,最后打了几个哈欠,睡了。 好像我刚睡着电影就放完了。这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说时迟那时快。 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着人流走出了电影院。天空下起了小雨,似乎是在怀念即将离去的寒冷。嗯,都2月底了,冬天就要过去了,春天就要来了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46 Comments

好书啊

今天在《新京抱》上看到一篇非常好的文章,[url=http://www.5dblog.com/vip/laojiang/index.html]老蒋[/url]写的,是2006年我看到的最好的文章了。《新京抱》,真好。 顺便推荐一下《正版语文》,我的朋友王佩写的,2005年排名第二的好书,仅次于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26/6/dsz,20060226112224.jpg[/img]

Posted in 未分类 | 33 Comments

哭屁啊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现在写博客不仅不用交税,还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各种各样的表情图标。国家富裕了,真好。 经常打开一些美女的博客,放眼望去挤眉弄眼的全是表情,一不小心还以为走错门进了神经病院。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有时候人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情绪,用文字很难准确地表达,而这些小图标却可以传神地诠释。雷锋早就说过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做好事,就图个表情。 我就从来不用这些小图标。因为不喜欢。不信你可以搜查一下我的博客,如果发现有一个表情图标,赠送本人近照一张;如果发现有两个表情图标,赠送本人裸佳节又重阳照一张;如果发现有三个表情图标,赠送本人。 别找了那谁,那谁谁,那谁谁谁,就算有也早删光了。 博客的表情图标,还是留给姑娘们用吧。 话说回来,在msn里我却很喜欢用表情图标。 msn是很奢侈的一个工具。对我来说,再美艳不可方物的姑娘,只要你拥有了她的msn,你就仿佛拥有了她。更精确地说,你可以对她大声宣布:“我虽然霸占不了你的身子,可是我已霸占了你的心,除非你阻止我。”这不,昨天我刚花1000块钱买来了芙蓉姐姐的msn。 msn与博客的不同,就在于前者是同步互动的。你给美女发一个表情图标,她很快会回复给你另外一个表情图标。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尤其是对我这样外表平静内心波澜壮阔的文科生来说,有时候简直欲罢不能,一边对着美女发送图标一边激动的飘飘欲仙。有时候我无意点了一下闪屏振动,天哪,美女的msn窗口剧烈地颤抖着,简直就是最富有技术含量的性骚扰。太刺激了,实在是太刺激了。(作者摔笔伏案大哭三分钟) msn里有一个表情符号是我最喜欢的。从左边开始,横着数第11个,竖着数第2个,对,就是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黄脸。你知道,你和msn上的美女们并不是总有话题可聊。这时候我就会发送一张小哭脸,美女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4个图标,关心地问道:怎么啦,小可爱?我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8个图标,难过地告诉她:今天心情不太好。美女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19个图标,继续关心地问道:那到底是为什么啊,小可爱?我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21个图标,悄悄告诉她:我肚子疼。美女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25个图标,难过地说:啊?怎么会这样?吃药了吗?担心ing...小可爱。此时我满足极了,就会发送左起横着数第37个图标,坚强地告诉她:没关系,我扛的住。你可要照顾好你自己啊。。。。。。。美女沉默了,良久无言,msn的长方形窗口静静地悬挂在屏幕中央,空气中都是伤感的味道。。。 擦干眼泪,止住哽咽,我又挑了一个美女发送了一张小哭脸。那头很快发回来左起横着数第14个图标:哭屁啊!我莫名惊诧,仔细一看,靠,怎么发科长msn上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66 Comments

忆拉面

L去了美国以后,我们相互间直线距离是200000米。到现在已经8年了,我们数年里也难得见上一面。不过我们觉得不见面可能更好,因为不知道见了面能说点什么。至于说那家盒饭店,我们再没有提起过,好像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L很聪明。是我在学校里唯一认可的一个智商超过我的人。L走的那天,我和他的女朋友一起送他。L的女朋友很漂亮。是我在南京唯一认可的和我的女朋友一样漂亮的人。L要先去上海,再坐飞机到美国。所以,那天最后的场景是:火车轰隆轰隆的开走了,L的女朋友追着火车跑了很远;我穿一个大裤衩,一件老头衫,伫立在原地发呆。一切就像电影中一样。只是那天的天气很奇怪,火车开走了,站台上却没有风;L的女朋友奔跑着,黑黑的长发飘起似乎风又很大。 我正胡思乱想着,L的女朋友已经返身回来。我张张嘴,正找着词想说点什么,L的女朋友却已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很自然的,很美好的,我抱紧了她。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我的眼眶也开始湿润,因为我第一次感受到爱情的力量,那正是我所渴望却从未得到满足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L的女朋友已经擦干了眼泪,笑着对我说,走吧,我饿了。 南京火车站坐落在风光旖旎的玄武湖对面。我们沿着湖边走,很快就看到了一家拉面馆。那个拉面馆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马兰拉面。马兰,真好听。 我忘记我们吃的是什么了。总之是拉面。我们要了两瓶啤酒,L的女朋友喝了半瓶,我喝光了剩下的一瓶半。然后我帮L的女朋友打了个车,友好地挥手告别。 L的女朋友很漂亮。其实那天我很想送L的女朋友回家。当你身边有一个沉浸在悲伤中的把你当作依靠的很好看的姑娘,你会觉得很满足,甚至留连忘返。可是还好我没有。我心里明白,这是两码事。 岁月卢梭,时光菲戈,转眼L的女朋友也到了美国。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有一天,L给我的email里写道:她经常提起那天和你吃的拉面,说实话,拉面不好吃,酒很难喝,可是回忆很美好。 我看着信笑了。信我没回,因为英文基本上忘光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37 Comments

忆女友

大二时我喜欢上了学校里的一个姑娘。 这很正常。大学四年,总有一年你会喜欢上一个姑娘的。 那时候我很傻,不知道怎么样才算谈恋爱。 这很正常。等你学会谈恋爱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学坏了。 我谈了两年的恋爱。最大的收获是碰了人家的手一下。 那是一个温暖的冬天的夜晚。爸爸妈妈来看我,车子停在珠江路的门口,就是女生宿舍的后门。 我刚上车,就看见我谈恋爱的对象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端着一碗从外面买来的汤圆吃力的往学校后门走。 我顿时热血沸腾,蹭的从车上跳下,几个大跨步就蹿到了恋爱的对象的身边。 她看见我就像看见毛主人比黄花瘦席一样,连声说,快快快,帮我推下车。 然后我们就肩并肩地往八舍走去。 八舍离后门好近啊。世界上最短的距离就是南大后门到南大八舍了。 她从兜里掏出钥匙,说,你帮我锁一下。 我接钥匙的瞬间,碰了一下她的手。 她的手,冰凉。 这冰凉却在一瞬间将我融化。 锁上车,我美好地还钥匙,却意外地没有碰到她的手。 从此,我再也没有碰过她的手。 我们友好地挥手告别。 世界上最漫长的距离,就是南大八舍到南大后门。 车子轰隆隆的发动了。我在后座轻微地扭过头去。 黑漆漆的校园里,只有八舍7楼的某个窗口,亮着灯。 这盏灯,是一盏台灯。至今在我的心里吧嗒吧嗒的,有时开启,有时关闭。

Posted in 未分类 | 49 Comments

忆盒饭

大三的时候我的饭卡丢了。从此改吃盒饭。食堂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这也不能怪我。食堂的菜实在是难以下咽,加上又没有女朋友可以互相喂饭,所以我从来没有动过补办饭卡的念头。 汉口路有一排的卖盒饭的小店。就像所有的商业竞争的最终态势一样,其中有一家最好吃。 一到中午下课,我们就拿着3块钱发疯一样的冲到这家店。令人气愤的是,永远会有人排在我们前面,等到轮到我们的时候,通常只会剩下一点青菜叶子和小排的骨头。可纵然如此,我们还是坚定的买这家的盒饭,浑然不受隔壁热气腾腾的大排和红烧肉的诱惑。 L是我大学一起睡了四年的好友,也是这家盒饭店的最忠实的拥趸。每次我们买来盒饭,就会坐在汉口路的风中,一边欣赏对面进出超市的美女,一边大口咀嚼着油汁丰富的食物。总有一两个调皮的米粒儿挂在我们抹了唇彩一样的嘴边,此时只需要对方一个轻微的眼神,舌头就会灵活的弹出,倏的一下子准确地舔掉那些米粒儿。 日子就像米粒儿一样被一颗一颗地舔光。大学毕业后,L去了美国,剩下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一遍一遍的从汉口路呼啸而过。直到有一天,我惊讶的发现,我们的盒饭店开始拆佳节又重阳迁了。 那天,我泊好我的自行车,重新伫立在汉口路的风中。耳畔响起了L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们,他妈的,都没在食堂喂过饭。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是没有姑娘喜欢喂盒饭的。真莫道不消魂相总是如同L嘴角的米粒儿一样磕碜。

Posted in 未分类 | 21 Comments

您刷牙

在一个微凉的星期一的早上,我正酣睡。散发着淡淡的茸毛的面颊呈现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迹象。一只猫飞快地从我的枕边跃过,大尾巴有意无意地拂过我英气逼人的发稍。于是,我,醒了。 《财经》杂志的美女记者已经等候在早餐桌边(我一向谢绝任何男记者采访)。我穿得很随意,一条卡其裤和一件高尔夫球汗衫而已。 我带记者参观我的新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二楼主卧室里摆着一大堆我多年来收集的大型洋娃娃。而且屋子里还奇怪地挂着一些“陌生人”的照片,比如我和前卫流行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的合照,我家6岁的老猫和美国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的合影等。 下楼,回到早餐桌边。《财经》杂志美女记者摊开笔记本,绽放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我抬起双手,左手指尖直抵右手掌心,作了一个有力的暂停手势:不要着急,我已经给胡主编打过电话。你采访我的时间延长半天。 然后我带着《财经》杂志美女记者一起下楼去超市买菜。我喜欢亲自准备烧烤材料。院子里已经架起烧烤炉。这是冬天里平常的一天。北方的树叶已经落尽,南方的树叶还留在枝上。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的心里。      我们在后院的烧烤非常有趣。比如,《财经》杂志美女记者发现我吃得非常多:一个火鸡三明治、香肠、意大利通心粉,甚至还把整整一碗水果味的餐后甜点吞下了肚。与此同时,小猫满院子地乱跑,小鸟疯了一样的在枝头鸣叫,《财经》杂志美女记者的米老鼠围裙逆风飘扬。 “一定得选散户最看好的时候 雇职业的砸盘手 砸就得砸最火爆的股票 股价直接跌停 无量封板最少也得十个 什么增发呀,减持呀,股权分置啊,断资金链呀,能用上的都给他用上 大厅里有割肉机,大户室里有断头台 股票销户的窗口坐一个MM 长头发,巨漂亮的那种 股民一站那儿,甭管账上还有钱没钱都跟人家说 May I help you,sir? 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儿 倍儿有面子 交易所旁边再建一个股东篱把酒黄昏后市学校 教材用哈佛的 一年光学费就得几万美金 再建一所神经病院 二十四小时候诊 就是一个字——贵! 周围的朋友不是赔八百万就是赔一千万 你要是赔了十万啊 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 你说这样的股东篱把酒黄昏后市,得跌到多少点? 我觉得怎么也得一千三吧 一千三?那是顶部 七百点都多 你别嫌低,还不商量 你得研究股民的套牢心理 一千三还不跑 根本就不在乎多跌六百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0 Comments

情人节

情人节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恶俗的节日。但是一贯冷静分析问题的我,显然不这么认为。情人节,多么好的一个节日啊。其他节日都是一群人过的,只有情人节,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当然,也有本事大的三个人过。。。但是不管怎样,情人节是个好日子。祝大家都能过上情人节。我们的口号是:“有了情人节,他好,我也好。一二三——耶!” 在此献上本人搂着热水袋写下的一首情人节小诗,献给大家。 《想你了,我的小人儿》 当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的小树颤抖着 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看见你的小鸟落在我的小树上 当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的胸部颤抖着 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你那会说话的黑眼睛 就是我胸部最大的2颗钻石 当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长江也开始涨水了 由西向东向远方奔腾 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的身体膨胀了 那沸腾的热情 能喷射得比长江还远 当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变成了一条小河 穿过崎岖的道路 从你坚硬的山岩中间穿过 我想起了你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看见你变成一条小鱼 在我稠密的浪花中间 愉快的游来游去 啊,我真的想你了 我亲爱的小人儿 我愿是一座荒林 坐落在河流两岸 我高声尖叫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7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