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6

小台灯

有一天我在网上闲逛,看上了宜家的一盏台灯。 可能是春天到了吧,这盏粉红色的台灯就那么温柔地掉进了我的眼睛里,挥之不去。 可是南京比较土,没有小资们热爱的宜家。 我又不喜欢在淘宝易趣上买东西,觉得像个乱花钱的小孩。 于是我眨了眨眼,送走了台灯。 很多天后,我在南京本地最大的网站西祠胡同玩,无意中看到了一家代卖宜家东西的小店。 这个店很有意思。店主人在南京,却卖上海宜家的东西。 比如你看上了宜家的一个不粘钩,3块钱。你给他打电话,也可以在网上留言,他就坐车去上海给你买回来,卖你4块钱。 这真是很有意思的一家店。 我随后又发现,这家店还在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里租了个办公室。 我关了电脑,掩卷沉思。这样规模的一家店,每天得卖多少不粘钩啊。 某一个春寒料峭的双休日,我决定去看一下这家店。 其实我是个害怕和陌生人说话的人,可是有时候我的好奇心却和我养的小猫差不多。 这家店离我家很近,走路10分钟就到了。 上楼,七拐八拐,走到门口。门,是关着的。 就像电影里的某个情节,我抬起左手,将食指和中指弯曲成重影的“C”,几次欲叩门,几次放下。 后来我干脆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内向的人经常这样,会在某一个瞬间爆发。 很明亮的一个房间。一张书桌,几个展示架,零星地放着一些宜家的小东西。 里面一男一女,看见我进来吓了一跳。女的赶紧起身用手理了理她凌乱的发梢。 后来我知道,女的是顾客,正在买不粘钩。 那个男的就是小店的主人了,他冲我腼腆一笑,说有什么要买的吗?然后随手递给我一本宜家画册。 我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台灯。我说,就买这个。 他看了看说,198,加20块钱,218。我明天上午去上海,下午就回来。 我说,能刷卡吗? 他说,没有刷卡机。 我说,我没带钱。 他说,那你下次来拿时带过来就可以了。 我说,那你能送我家里吗? 他说,那你家在哪儿? 我说,那不远,那走路10分钟。 他说,那好吧。 我说,那谢谢你了!那我再买两个不粘钩。 他说,那好。那一共226块钱。 。。。。。。 我们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和msn,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第二天傍晚,我收到他的短信:我现在给你送过去,你在家吧? 我回复:在,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天下着雨,我撑着伞在门口等他,手里攥着在家数好的226块钱。 我很喜欢这样的下着雨的双休日的傍晚,时间完全属于自己,就像回到了童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18 Comments

汇款单

在申江服务导报PK了两个月博客后,不出所料的被踢下台。可是没想到最近接连收到三张申江的汇款单。仔细一看,两张给我的,1400;一张给李骥的,600。再仔细一看,原来给李骥的那张地址写的是我,名字写的是他。最后仔细一看,想明白了,申江弄错了,把李骥的汇款单寄到我这儿来了。 话还没说完。有意思的是,这张汇款单被我刚分来的一个美女大学生看到了。美女大学生激动地问我,李骥,是不是就是优客李林的那个李骥?我说,对,就是整天跟着林志炫出来唱二人转的那个李骥。美女大学生激动地几乎趴在地上。我说,怎么了?你在找他?美女大学生说:你想想看,优客李林最火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想像得到,有一天,他的汇款单会出现在我的手上。就这样,被我牢牢地捏在手上。我走过去,抓住美女大学生的手仔细地看了半天,说,嘿,还真的是没想到啊。美女大学生抒情地说:生活总是这么神奇!我再次走过去,抓住美女大学生的手,说:优客李林就算现在不火了,也不会想到,原来有一天,他的汇款单不仅会出现在你的手上,而且你的手,还会出现在我的手上。也就是说,他的汇款单,居然有一天,会出现在被我的手紧紧抓住的你的手上。 美女大学生一时有些迷茫,睁大着眼睛傻傻地望着我。大学生就是这样,在学校里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懂,一进公司就跟白痴的羔羊一样。要不现在就业率这么低呢。我收回万千思绪,对美女大学生慈祥地笑了笑,问道:怎么,没听懂?美女大学生继续迷茫: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真没听懂。我说,那么我们重新的打个比方吧。最近博客上流行一个词,叫擦胸而过,你听说过吧。美女大学生说:嗯,知道,一个博客名字。我说,答对了。今天不留你陪我加班了。美女大学生说:耶!我居高临下地笑了笑,接着说,你想啊,不管优客李林火还是不火,他都绝对想像不到,有一天,他的汇款单,会跟一个他当年的女fans擦胸而过。来来来我们演示一下。 我第三次走过去,抓住美女大学生的手,说,你现在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这张汇款单上,就假装我不存在。我们一定要让优客李林知道,他的汇款单,真的就能跟你擦胸而过。来,把汇款单给我。你站直了。 就在此时,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手机响了。一个多么古老的桥段啊。等我接完电话,一抬头,美女大学生已经不见了。我有点生气,但很快就气消了。现在的大学生就是这样,走了也不知道跟领佳节又重阳导说声再见。对于这样不懂事的员工,我只能明天把她叫来加班了。就跟航空母舰到了中石化加油站那样,要加整整一天。 想到这里,我幸福地笑了。一看手机,哦,下班了。又到了公半夜凉初透款吃喝的时间了。我披上我的阿玛尼外套,抓起我的[b]B[/b]O[b]T[/b]T[b]E[/b]G[b]A[/b]V[b]E[/b]N[b]A[/b]T[b]A[/b],随手把那张汇款单扔到门口的碎纸机里。关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碎纸机,心想:天哪,不光是优客李林了,恐怕就连碎纸机也没想到,有一天,他能有机会吃到一张汇款单。我啪地摔上门,继续沉思:美女大学生虽然笨若处子,有时还是能够说出一两句有水平的话的。你看,正如她所说的:“生活,总是这么神奇。” 等电梯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汇款单虽然没有了,擦胸而过不能算完。明天加一天的班,必须拿出半天来演示擦胸而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62 Comments

打牌记

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两个通宵,我都是和纳纳、张角还有狂马一起过的。我们4个人,在联众玩拖拉机。 可能互联网的泡沫已经过去了吧,联众的游戏室真大啊。我数了一下,一个房间有100张桌子。 我们那个房间,名字叫网通1房间9,只坐了我们4个人。也就是说,有99张桌子是空的,真浪费,现在想起来还心疼。 不过,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烧钱吧? 关于打牌的细节,都被纳纳、张角和狂马说完了。这让我很伤心。本来我打算写10000字的,现在只能写1000字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熟悉的3个人一起在联众玩。感觉很不一样。 周末的夜晚在网上打牌,已经是很让人愉快的一件事了。和熟悉的人一起打,那就是喜上加喜。 唯一的遗憾是,他们三个都在北京,用的是网通的线路。我在南京,用的是电信的线路。这让我在网通游戏室里网速变得很慢。 具体说来,我出牌的速度就跟弱智一样。我的对家张角出一个A,我一般要思考半分钟以上,再打出一张10。 有一次我一下子甩出778899,电信的流量瞬间暴增,张角在网通那头花了三分钟时间成功地下载了这么牛的牌后,KK101055还没来得及出就激动的直接掉线了。 我在msn上对张角说: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从你的心到我的心,而是从网通到电信。看来这是真的。 就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我们玩了两个通宵。 在第二个通宵的时候,大概夜里2点多,我饿了。就离开电脑去厨房吃了碗思念牌汤圆。 我一边吃着汤圆,一边听到遥远的msn里不停地传来发信息的声音,还有很多闪频振动。我坐在厨房里嘎嘎地乐:此时此刻,屏幕一定抖动的很厉害吧?。。。 在我吃最后一个汤圆的时候,张角快要急哭了。直接往我手机上发短信:快来啊快来啊!等你呢!!! 然后我们又继续战斗。网速依然很慢,大家都不着急,总体来看最不着急的是狂马。 第一个通宵,到了快6点,我和张角输了。我们相约各自睡觉。这时狂马幽幽地说,等会我还要帮别人搬家,扛冰箱爬楼梯,扛文件柜爬楼梯。 狂马的形象在我心中顿时高大起来。 第二个通宵,狂马扛完冰箱和文件柜,继续打牌。一点都不困的样子。我心里真的有点感动呢。尤其是当我注意到狂马在联众的分数的时候,我简直要流泪了——一个负好几百分的人,基本上在拖拉机事业上看不到一点希望了,还在默默地熬着夜陪我们打牌,图个啥呢。 写完这行字,一颗豆大的泪珠砸在我的稿纸上,浸湿了一大片字。 我没有狂马的msn。其实我经常觉得没有某人的msn也很好。这可以让我对某人始终保持着一厢情愿的感觉。 因此,我觉得狂马是个好人,虽然我没有他的msn。 第二个通宵到了4点多的时候,纳纳困了。纳纳困了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这一局,纳纳是和张角对家。 张角的牌技非常好,当然这是在他每一把都能抓到20张以上的主并且剩下的副牌都是拖拉机的前提下。 可惜在张角和纳纳对家的时候,张角每把只能抓到16张以上的主,副牌每种花色都只有三个对子而不是拖拉机,这严重限制了张角牌技的发挥。 于是我和狂马很快就打到8了,张角和纳纳还在打2。 然后我和狂马很快就打到了J,张角和纳纳还在打2。 我注意到,张角在屏幕那头明显苍老了很多。 以前,张角每次捉到5分都会大声欢呼。现在,他只有捉到10分才会大声欢呼。 当然,大多数时候,一局下来,他最多只能捉到5分。 所以,张角基本上不再欢呼。 我们刚开始打J,张角突然说,我去喝口水,先让电脑托管一下。 其实我们都知道,张角是去上厕所了。但是我们还是很关心的安慰张角:多喝点。 电脑接管了张角的游戏,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 纳纳和电脑对家,刷刷刷得了120多分,不仅成功地把我和狂马踢下台,还打上了张角盼望已久的3。 张角从厕所喝完水回来后,欲言又止。 很快我和狂马就准备打Q。这个时候纳纳无情地宣判了张角今晚的悲剧。 纳纳说:我困了。不玩了。 我知道张角一定开始在屏幕后面放声大哭。虽然他在联众对话框里愉快的写道:大家一起打牌真好玩。 告别的时候,狂马没有说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