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6

王佩佩

正吃饭,王佩打来电话,询问我对晚上三场球赛的看法。我说,按既定方针办,哪个穷我们支持哪个。王佩说:善,心有戚戚。 我的手机上存了很多号码,王佩是少数几个我愿意接听的人。王佩给我打电话,一般离不开三种背景。第一是世界杯;第二是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第三是在上海的火车上。王佩就像足球场上的贝隆,性格孤傲高贵,思维扑朔迷离。比如本届世界杯,王佩最心爱的两支球队是多哥和安哥拉。因为王佩研究发现,这两个国家的GDP是最低的;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这两个国家里的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吃过大巴鱼。一种巨大的怜悯和同情自王佩心底油然而生,并很快通过电话线传递给了我。于是,王佩在杭州,我在南京,两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如火如荼的世界杯岁月里,默默地爱上了多哥国家男子足球运动代表队和安哥拉国家男子足球运动代表队。王佩还亲自在网上搜索了一场多哥和列支敦士登的热身赛,并在观看完毕后哽咽着打来电话说:不行,爱死多哥了,多哥那帮哥们儿球踢得真好,我现在是多粉。 世界杯4年一次,常常让人等得不耐烦。欧洲杯的时候,我也想动员王佩看球,可是王佩不看。王佩说:欧洲无穷国,欧洲杯是富人的盛宴,我们要坚决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 每年的5月中旬的某一天,照例会有王佩的一个电话,提醒我收看欧洲冠军联赛决赛。其实这场球王佩自己是不看的。所以我一直感到很奇妙,这么多年下来,忙忙碌碌中王佩为什么从来没有错过决赛日的时间。 没有王佩的球赛,确实有点无聊。因为王佩不看球则已,一旦看球,就会不停地往我的手机里发短信。一般开场15分钟之内,我的短信提示音会嘀嘀嘀嘀响个不停。15分钟以后,我会拿起脚边的手机,直接点击“清空全部短信”,然后嚣叫声又会卷土重来,如此往复,一直到球赛结束。偶尔我也会忍不住好奇,打开其中几条短信加以阅读,但是除了“好球”、“黑哨”、“靠”之类的单词外再无其它,王佩的短信文学水平实在有愧于他作为《正版语文》作者的美名。 与足球无关的电话只会发生在冬天。那是每一年的春节前夕,王佩总会坐火车从杭州回老家。火车总会在上海作短暂的停留。这时,王佩就牺牲吃方便面的时间,从熙熙攘攘的车厢中艰难地掏出手机,用他那粗壮的大拇手指拨动一串号码。彼时,我在南京,或者在做饭,或者在吃饭,无论我在干什么,熟悉的铃声总会响起。于是,我们便会说上几句风轻云淡的闲话,聊一聊一年来各自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末了,王佩总会礼貌地说:给你和全家拜个早年。我也总会说:明年发财,明年发大财。 写到这里,我突然很想问问王佩:王佩,我们素未谋面,你却一直那么惦记我,是不是早就发现了我也从来没吃过大巴鱼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12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