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6

暗黑记

回到家,吃完晚饭,抬头看看时间,还不到6点。 这是一个平常的周三的晚上,突然降温了连一向手心温暖的我都感到了寒冷。 玩了一把飞行棋,输了6分,立即退出。 我已经更换了很多联众游戏。麻将用了一年多打到2万分,账户被人偷走了。偷走了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联众大厅叫卖广告”,被封了ID。我为此专门给联众写了一封长长的检讨信,告诉他们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既挣了1000分,也想了很多心事,那一夜真得很感人。很快联众回信了,只有一句话:“此ID永久封闭”。收到回信的时候,我哭了。 后来我开始玩80分,又名拖拉机或者升级,这个游戏的每一个名字都是那么有味道。在80分的世界里我一向淡然自若领略繁华,从来不挑对手或对家。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游戏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四头猪。因为不是对手骂我和对家是作弊猪,就是对家直接骂我是猪,有时我也骂对家是猪。打到3000分的时候,我再也无法面对人生中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只猪,黯然作别。 现在我就只玩飞行棋了。飞行棋,多么清新而浪漫的名字。每天上班,沏一杯上等的铁观音,我就西装革履地坐在电脑面前开始专心致志地投掷骰子。同事们素质都很高,从没有人说我弱智,可是我知道他们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飞行棋真得很难啊,理论上一局最多只能得到12分,但是平均下来一局能挣到2分就不错了。一开始玩,我老是输,输多了就忍不住花钱负分清零,光浪费时间也就算了,还糟蹋钱,心理压力特别大。后来我总结了几个晚上,发明了一个止损办法,就是每局赢了,就接着玩;一旦输分了,今天就坚决不玩,防止情绪失控越输越多。这虽然是个笨办法,可是效果很明显,现在我已经600多分了,再挣个几十分就是飞行小队长了。我的目标就是以飞行小队长的身份跨入2007年,然后就像舒马赫一样退役。 现在上班很清闲,身边的同事于是抓紧时间纷纷读了MBA、双硕士、博士啥的。只有我,每天除了自学新浪竞技风暴,再也没有花精力学过什么东西。 大四的时候,爸爸一心想让我去美国。我有一阵孝心大发,买了很多英语辅导资料。 我跟爸爸说,您放心。一年之后我一定出现在大洋彼岸。 爸爸说,好,我给你寄生活费。你有多大把握? 我说:您放心。您儿子别的都不行,就是擅长做试卷。可以说您儿子就是现行科举制度的最大受益者。 爸爸说:那倒是,高三的时候天天看完体育新闻就睡觉了。现在呢? 我说:中等偏上,没有不及格,我算过了,刚好够去美国。 爸爸说:英语呢? 我说:您忘啦。考六级前,我正热恋。情书还拿给您看过哪。您还帮我修改了几个错别字。 爸爸说:后来呢? 我说:恋爱投入了全部精力,失败了;考试一点都没看,通过了。刻骨铭心。 爸爸说:过去的失败就忘记吧,过去的成功也不必再提,加油。 我说:嗯。放心吧! 后来,爷爷来了。爷爷说,出什么国啊,在南京不是挺好的吗? 我孝心大发,从此不出国了。 往事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我发现就没有做过什么让爸爸妈妈还有身边的人满意的事情。 想啊想,后来终于想起来一件让妈妈满意的事。 小时候,学会了自己盛饭,每次都盛很多,然后吃不下,很焦虑。 妈妈就告诉我,不要剩饭,剩饭不好的。 我记住了妈妈的话,到现在也不剩饭,有时候吃得很撑了,也会坚持把自己碗里的饭吃光。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经常会感到一阵一阵的害怕。人生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我发现我就是一直活得很糊涂。我懒惰、虚伪,外表善良内心浑浊。我相当不喜欢我自己。 这么多年来,夜里经常做一个梦。我在高高的楼顶上,全力冲刺,风驰电掣地冲到楼边上,纵身一跃,在风中摇曳着坠落。 其实这一点都不真实。 第一我不可能跳楼,第二我跑步很慢,第三我很胖,就算跳下去也不可能摇曳的,只会听到扑通一声。 你看,我连做梦都这么虚伪,真是无可救药了。 凌晨4点半,黑夜还在我身旁,我轻轻敲打着键盘,暗暗许下一个誓言: 摆脱消极彷徨的思想, 乐观进取让内心敞亮, 做充满责任感的男人, 加快成为飞行小队长。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