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8

第一个冬天

我是在小区论坛里知道不能随便喂流浪猫东西吃——那是一种无知的滥情——发帖人愤怒地写道。 后来我就去附近的超市买大号伟嘉。有一次我拿了袋皇家,在收银台排队时又急速折返回去换成伟嘉。我隐隐觉得买皇家对不起我的猫。 我的猫送到我爸妈家去了。我很思念他,有一阵子夜不能寐。某晚我跨着枕头说,虽然你和流浪猫是平等的,但我用猫粮来区分细微的差别。因为你吃的是皇家,所以我只给他买伟嘉。重要的不是价格高低,而是不给他买你爱吃的。我想用这个来证明我愈加爱你。说这话的时候我的人生就像滚雪球,只是找不到更湿的雪和更长的坡,我眼看着雪球在融化。 生活总要继续,我和流浪猫都一样。每天新闻联播之后是我们约定的时刻。我用一个空罐头瓶装上大半瓶猫粮,下楼倒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具体位置是我们的隐私,世界上只有我和他知道。我倒好猫粮不超过半分钟,他必然如神兵天降。只是有时迈着猫步风仪万千,有时簇蹄狂奔飞沙走石。 我会蹲下来告诉他,你跑得越快,说明你越饿,看来你还没学会掩饰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忙得没时间搭理,只是低头嘎嘣嘎嘣嚼得风生水起。夜凉如水,气氛宁静,我点燃一支大红鹰,很想就此老去。 某夜突降大雨,早上还不停歇。上班前我先去神秘地点,发现他没来得及抢收,猫粮已从颗粒变成糊状;我撑着伞在小区里乱走,突然在某栋一楼窗外低矮的塑料空调托板下面看见他猫伏的身影。他也看见了我,我们四目交接,他的眼睛比我大好多,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白天邂逅。 天气转凉,秋天似乎还没开始就已进入冬天。这是流浪猫人生中第一个冬天,也是我人生中第N个冬天。我打定主意和他一起走过,只愿他每晚都不忘赶赴那神秘之地。我应可做得更好,不光是和流浪猫,还有我的猫,还有她,还有他她她,还有他她他,还有她或他。好在理想虽总在跳票信心却从未改变,只是失败日益淡远了奋斗的章回。

Posted in 未分类 | 47 Comments